2018.02.26 19:00

阮橋本(後左)一家4口最後的農曆新年合照,兒子阮聖翔(後右)展露開心笑容。(阮橋本提供)

 

阮橋本(後左)一家4口最後的農曆新年合照,兒子阮聖翔(後右)展露開心笑容。(阮橋本提供)

阮橋本青少年時期進入殯葬業就開始吸安非他命,一吸25年。他愈來愈茫然:對家庭、孩子記憶幾乎是零,未來該怎麼辦?

他痛下決心戒毒,2015年1月,乾乾淨淨地回到家裡,打算重新開始。不料,3個月後的4月19日,兒子阮聖翔在住家附近新海橋上遭逆向計程車撞上,當場創傷性休克喪命。

兒子死後,阮橋本把兒子的畫像刺在身上,成立「聖翔救援協會」,幫助機車事故傷患,「聖翔」似乎用另一種方式重生。網友大讚他熱血助人,稱他是帶來正能量的「鋼鐵爸」,但熱血背後,是他對家人、兒子的愧疚。鋼鐵的外表,包藏的是一顆柔軟的心。

阮橋本雙手抱胸坐在我們面前,大面積的彩色刺青蔓延到他亮得發光的頭頂、寬大厚實的兩隻手臂上,儼然威武肅殺的大哥。看到記者,一開口滿是友善:「來喝茶啦!抽不抽菸?」他點了根七星最高級的紙菸「峰」,更放鬆了:「我現在49歲,扣掉17歲以前,中間有25年都在吸毒,記憶都是零星的,脾氣非常暴躁。我老婆生小孩的時候,我還在外面把妹。」他呵呵笑了起來,面對過往侃侃而談,臉上望不見他心裡的黑洞。

阮橋本國中還沒畢業就在父母開的葬儀社幫忙,早早接觸了社會,交友廣闊五湖四海,學會了逞勇鬥狠,也學會了吸毒。

他形容自己一吸25年的人生,很荒唐,「我躲在租來的車庫一個人吸毒,一個禮拜不回家,老婆找不到我就會酗酒配安眠藥,兒子放學回來看不到媽媽,就會擔心媽媽是不是自殺了?」家庭瀕臨破碎,他才清醒,斷斷續續獨居了2年多,痛下決心戒毒,2015年1月乾乾淨淨回到家中,打算和家人重新開始。

然而,3個月後的4月19日晚上,阮橋本的獨子─21歲的阮聖翔騎機車送舅舅從板橋到新莊,回程路上,貼心的他幫爸爸買甘蔗汁、幫媽媽買了東山鴨頭和筒仔米糕,不料行經新海橋時,遇上一輛計程車跨過雙黃線逆向而來。計程車駕駛氣喘發作,車子失控迎面撞上2名騎士,其中之一便是阮聖翔。阮橋本記得,他趕到醫院時,只見加護病房床上全是血,「當下我崩潰,完全沒辦法接受,打了通電話給朋友,朋友趕到醫院,看到我在急診室門口哭,立刻掉頭跑走。因為他身上有槍,怕我失控搶他的槍去殺了司機全家。」2天後,他請刺青師傅在左腰上紋了兒子的畫像,轉移心中的痛楚。

 

新海橋就位在阮橋本住家附近。這棟5層樓高的透天厝是阮橋本的起家厝,樓下3層是葬儀社,4樓住著阮家父母兩老,5樓則是阮橋本與太太、兒子、女兒一家4口的居所,至今仍維持著當初的一景一物,沒有更動。紫色的床上仍放置著阮聖翔生前特別訂製的母親節禮物:印有全家人開心合照的抱枕。只是,當抱枕寄來時,一家人已經天人永隔。

以子名 成立救援協會

「兒子過世後2個禮拜,我查出那位司機的兒子在汽車材料店上班。我帶了一把刀去找他,想讓對方嘗嘗什麼叫喪子之痛。我當時距離他5、6公尺遠,往前2步,停了下來,一直哭,內心很掙扎要不要殺他?我回到車上嚎啕大哭,冷靜後再次下車,想說這次要讓他死了,我跑了幾步,最後還是回頭,心裡跟兒子說:『對不起,你爸是人,不是畜生。』我真的殺不下去,但回到靈堂又開始吸毒,我那時候覺得,幹!我比畜生更畜生,我怎麼有資格當他爸?兒子都死了,竟然還在吸毒,是在吸三小?我不配活在人世間。」

他決定自殺。7月20日,他騎重型機車上北宜公路,左彎時硬把機車壓到底,整個人被拋出去:「我聽到砰一聲,撞到護欄。又聽到啵一聲,摩托車前輪撞到左胸,胸腔塌了,不能呼吸,一呼吸就很痛。我當時腦中都是兒子車禍現場的畫面,支離破碎的摩托車,他躺在加護病房中血跡斑斑。等清醒過來,看到3個年輕人在幫忙指揮交通,我用力吸了一口氣,撐著坐起來。」他撿回一條命,斷了11根肋骨,住院1個多月。出院後,阮橋本不再吸毒,開始駕著廂型車,在北宜公路上來回巡視,只要發生車禍,他立刻去幫忙。他盡量讓自己忙得停不下來,藉此療傷。

阮橋本在兒子過世後投入車禍救難。圖為他在北宜公路上陪伴事故傷患。
阮橋本在兒子過世後投入車禍救難。圖為他在北宜公路上陪伴事故傷患。

隔年1月,他以兒子名義成立「聖翔救援協會」,呼朋引伴協助車禍救難,到現場指揮交通、清掃路面、將事故摩托車送到指定地點,臉書專頁目前累積15萬粉絲,有人點讚、留言,他就感到很開心。「有一次,我跟車隊環島,在北宜公路上有一對情侶在我眼前摔出去,我跪著半小時,身體讓他靠,一直到救護車來,腳也麻掉了。幫助人讓我體會到真正的喜悅。」

妻子林恆雯有自己的療傷方式。半夜想兒子想到睡不著覺時,每每在臉書上寫下:「寶貝翔,你知道媽媽有多想你嗎?每日每夜想著你是否正常吃飯?是否一起與我們生活著?你好嗎?日子過得好嗎?」兒子走後,她彷彿已經失去活下去的理由,曾經紅酒配30顆安眠藥,想隨兒子到另一個世界去,終究還是為了丈夫、女兒活下來。面對不知情者的詢問,嘴上總是說兒子出國留學去了。

太愧疚 未盡父親責任

夫妻從年輕結婚後就為家中葬儀社打拚,巔峰時年營業額近3億元,但阮橋本28歲那年,家中接連被倒會、高雄支票借款跳票,最慘時公司破產,負債5,000萬元,天天有兄弟上門討債。阮橋本說:「我們還是開門做生意,我出來擋:『不然一槍把我打死!如果我沒死,有機會一定還錢。』」個性硬頸不服輸,他又硬是借了一筆錢,重新裝潢公司,把欠債慢慢還清。「其實那時候也想跑路,但我覺得,死也要死得有尊嚴,我覺得自己不能這樣被打倒,我要絕地重生。」

阮橋本年輕時吸毒25年,好不容易戒毒,想挽回瀕臨破碎的家庭,卻意外與兒子天人永隔。
阮橋本年輕時吸毒25年,好不容易戒毒,想挽回瀕臨破碎的家庭,卻意外與兒子天人永隔。

不放手,咬緊牙關繼續做。阮橋本的海派個性與生意頭腦,兒子從小看在眼裡,非常崇拜父親。阮橋本記得:「早上起床,他看到我就打招呼:『Hey! Man!』他18歲時,跟我要的生日禮物是要去『開查某』,我也說好,我對小孩很開放。」他特地幫兒子開派對,廣邀同學好友,結果兒子喝醉,嫖妓一事不了了之。

他滿臉驕傲地說,兒子從小非常乖巧,還當過模範生,車禍之前正準備考警察學校,只因他告誡過兒子:不要當兄弟,要當真正「有牌的」,才可以幫助別人。

投入公益服務,阮橋本的下半生要為兒子好好活。
投入公益服務,阮橋本的下半生要為兒子好好活。

從協助車禍事故100起以上,到募集物資、食物分送給偏鄉弱勢家庭,阮橋本與社福機構合作,也用自己手邊的資源土法煉鋼:免費幫低收入戶家庭更換輪胎、機油、齒輪油,讓行車更安全一點。人們純真的笑容療癒了他,幫助他壓抑心中的惡魔,放大愛與善的一面,轉變為擴散愛心的正能量。兒子車禍過世那天,像他生命中的分隔點,「我堅持走到現在,是因為對不起兒子太多,沒有盡到當父親的責任。」

殺了他 夫妻終可安睡

官司纏訟1年多,2016年9月,最高法院判決業務過失致死、奪走2條人命的肇事司機1年4個月徒刑,司機所屬的計程車公司台灣大車隊賠償400餘萬元,但這無法削減阮橋本心中悲痛,「對方從出事到現在,沒來說過一句對不起,也沒來上過香。」2月上檔的賀歲電影《角頭二:王者再起》中,阮橋本應導演兼好友顏正國之邀,在劇中戲劇性地槍殺了1名計程車司機,「開完槍,我跟老婆變得比較好睡,等於是把怨念部分化解掉了。」演出片段後來雖然被剪掉了,但在扮演的過程中,釋懷了內心的憾恨。

父子都喜歡美國電影《鋼鐵人》。阮橋本被網友稱為擁有鋼鐵意志的「鋼鐵爸」。
父子都喜歡美國電影《鋼鐵人》。阮橋本被網友稱為擁有鋼鐵意志的「鋼鐵爸」。
阮橋本特地為兒子訂做汽車造型的骨灰罈,並將骨灰罈放在辦公室桌上。
阮橋本特地為兒子訂做汽車造型的骨灰罈,並將骨灰罈放在辦公室桌上。
父子都喜歡美國電影《鋼鐵人》。阮橋本被網友稱為擁有鋼鐵意志的「鋼鐵爸」。
父子都喜歡美國電影《鋼鐵人》。阮橋本被網友稱為擁有鋼鐵意志的「鋼鐵爸」。
阮橋本特地為兒子訂做汽車造型的骨灰罈,並將骨灰罈放在辦公室桌上。
阮橋本特地為兒子訂做汽車造型的骨灰罈,並將骨灰罈放在辦公室桌上。
 
 
 

阮橋本要助理帶我們去看他辦公桌上阮聖翔的骨灰罈,他自己卻堅持在其他辦公室工作,怕觸景傷情。他將痛苦藏得很深,不輕易示人。助理阿富指著辦公室裡的沙發說:「翔翔過世半年間,他一直不敢上樓,就睡在沙發上。他在外人面前都很堅強,私底下真的蠻脆弱的,我們陪他去應酬,他在外面開開心心,回到車上就不太講話了。」

兒子出事後,阮橋本把唯一的女兒阮詠筑送到日本念書,他說:「因為台灣交通和治安太差了。」心中的陰影仍揮之不去,不願僅剩的女兒再受到任何傷害,寧可自己常搭飛機到日本探望女兒。

新海橋因這起車禍事故,加蓋了分隔島,但10公尺不到的橋寬,無法做到汽機車分流,尖峰時刻機車騎士往往需與汽車搶道,險象環生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他刻意開車繞路,就是不願上橋,直到半年前,才敢跨出那一步,「我計畫今年兒子忌日3週年時號召遊行,走上新海橋,呼籲政府做到汽機車道分流。」

下半場 力行鋼鐵意志

兒子走後,他一直試圖以愛化解怨恨,在臉書上貼兒子買的禮物「鋼鐵人」模型,幻想自己是鋼鐵人,用鋼鐵般的意志走過這段曲折的心路歷程,網友因此稱他「鋼鐵爸」。除了左腰上兒子的畫像,他在右臂以英文刺青,意思是:生命的靈魂源自於心,孝於父母、忠於親人、誠於兄弟,乃為人道。年少輕狂的荒唐吸毒人生,在兒子過世後轉了一個大彎,重新回到家庭的核心價值。

兒子過世後隔年,阮橋本以兒子名義成立「聖翔救援協會」,投入公益服務。
兒子過世後隔年,阮橋本以兒子名義成立「聖翔救援協會」,投入公益服務。

阮橋本說,以前兒子崇拜他,但其實是他崇拜兒子,「是兒子造就了現在的我,讓我對下半段人生有了新的認知,讓我認識那麼多人,是我這一輩子始料未及的事。」

「每次聽到黃乙玲〈人生的歌〉,前奏一出來,我就會忍不住地哭。」密密麻麻的刺青,形成鋼鐵般堅硬的外殼,但層層剝開,內裡還是對人生的感嘆:好不容易戒了毒,想陪伴家人,為何兒子卻驟然離世?人生之歌至今未歇,下半場,他要為兒子更堅強。

資料來源引用:https://www.mirrormedia.mg/story/20180208pol013/

高雄當舖推薦高雄借錢首推-高雄當舖高富當舖
高雄汽車借款高雄機車借款高雄免留車高雄支票借款
歡迎來坐:高雄市三民區九如一路219號(九如交流道旁)
聯絡高富電話:07-384-0080    LINE:0929001525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高雄借錢找高富 的頭像
高雄借錢找高富

高雄借錢找高雄當舖推薦-高富當舖-高雄支票借款,高雄汽機車借款免留車

高雄借錢找高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